歡迎訪問 重慶118考試網(mflforhim.com)

重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網 | 重慶事業單位招聘 | 重慶企業招聘
重慶118網

作為社會人,我們經常覺得我們必須做些什麽,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?

時間:2020-04-27 16:44 來源: 重慶118百科知識網 網址: www.mflforhim.com 編輯:小多

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這樣的現象,很多年輕人,很輕易就辭職……有的人選擇做創業、做自由職業,有的人家裏富裕繼續讀書深造,有的人“正經”工作不幹,做起了主播、代購……

有的人會說,年輕人太浮躁了。但恰恰相反,我認為這是一種認清社會後的理智行為。

不久前,一位朋友辭職了,我跟她分享了近期給我自大感悟的一本書:《與社會學同遊》。

這本書的作者是非常有名的社會學家,他在書中把社會比做監獄,比做舞台,把個人比做囚徒、比做演員,聽起來很灰暗,但他告訴我們,作為社會中的個體,我們有能力做各種各樣的事,有能力不受社會習俗製約(當然要受法律製約)。

作為社會人,我們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覺,但真的如此嗎?

社會如何控製我們:說閑話和說假話

生活、工作在小型群體裏的人,互相認識,互相聯係,在這樣的群體裏,似乎有一種強大而微妙的機製對“與眾不同”的個體產生壓力,這些機製有聊天中的規勸、嘲諷、議論和羞辱等等。

且不說網絡暴力、壓力,就是一起跳廣場舞的阿姨們,誰家孩子三十好幾了還結婚,她似乎都沒臉見人。

作為社會人,我們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覺,但真的如此嗎?

毋庸贅述,閑言碎語在這樣的小型群體中特別有效;閑話是重要的傳播渠道,對維持社會結構意義重大。

這就是我們為什麽說家庭構成社群,社群構成社會。在一個大家庭中,誰不好好工作、誰不婚、誰丁克,都要被說閑話,在一個社區中,誰家有人離婚了,誰家有人是個同性戀,還不成了大新聞?

那麽反思一下,這些閑言碎語,是真的“對”的嗎?不婚、離婚、丁克、同性相戀不可以嗎?不工作真的不可以嗎?

當然,這種程度的“與眾不同”並不犯法,也沒有法律規定不可以,這些隻是社會中人們約定俗成的一些“規則”,這些規則未必是好的,有些甚至是不科學和文化中的糟粕,而這些,都是大家一直在口口相傳的——假話。

而社會控製,就是建立在說假話的基礎上。

作為社會人,我們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覺,但真的如此嗎?

舉個最常見的社會例子,從表麵上看,不結婚或者晚婚,和違法犯罪相比根本不算什麽,但對當事人來說,懲罰其實並不輕,父母會逼婚,遠房親戚會規勸,父母認識的所有人都會說閑話。因此,這種對抗社會習俗的行為隻有一種後果——就是人們所謂的“不正常”。

但如果認真反思一下:婚姻或者一夫一妻,真的是真理嗎?這要看你所處的時代、國家、民族。

作為社會人,我們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覺,但真的如此嗎?

對一個年輕人來說,我們關心的是督促他結婚(結婚!結婚!結婚!)的指令。但結婚的指令並不是與生俱來的,而是社會向他灌輸的,家庭規勸的、道德教育、宗教信仰、大眾媒介和廣告是數不清的壓力,強化了他接受的指令。

換句話說,婚姻並非本能,而是製度。

當我們說“我必須”的時候其實是“我自願”

繼續考慮結婚的例子,如果同樣一個年輕人,在很小的時候就被領養,送到異域他鄉,他長大後可能是阿拉伯半島上三妻四妾的男人,也可能是某個民族甘願與其他男人分享一個妻子的男人。

換句話說,當他在這裏,認為“結婚、一夫一妻、生小孩”是他必須做的事情時,他其實是在自欺欺人(更加準確地說,他被社會欺騙了)。

作為社會人,我們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覺,但真的如此嗎?

如果動物能夠反思自己的本能,它是不是必須捕獵,或者遇到捕獵者是不是一定要跑,它一定會說,“我別無選擇”。

同樣,在解釋自己為何服從社會的要求時,人們也會說,“我別無選擇”。唯一的區別是,動物說的是實情,人卻是在欺騙自己。

為何這樣說呢?

因為實際上,人能夠對社會說“不”,而且有些人就是這樣做的,那些不畏懼閑言碎語勇敢“出櫃”的人,那些不在乎一時得失勇敢創業或者做自由職業的人,都在這麽做。

然而,那些說不的人,最初都遭遇過各種不好的後果。

因此,大多數人想都想就會甘願服從社會規則,他們把服從視為理所當然,他們也成為了說閑話、說假話的一份子。這就是為什麽很多人會感概:“我長大後成了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”。

作為社會人,我們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覺,但真的如此嗎?

但這並不改變一個事實:“我必須”幾乎在每一個社會情景裏都是欺騙自己的謊言。

請記住,那些說“我別無選擇”的人,或者當你說“我必須”的時候,都是在“自欺”。因為在任何時候,人們都能跳出自己的社會角色。

如何看待出世和入世

如果把社會比做一個舞台,每個人都是演員,我們照著劇本演習,必須說一定的台詞,走一定的過場。日複一日,我們會覺得,自己生存的唯一方式,就是劇本裏寫好的那種。

但同時,或者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或者在偶爾發呆的時候,我們遲鈍的腦子裏也會閃過一絲念頭:我們有能力跳出條條框框,做千差萬別的事情。

作為社會人,我們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覺,但真的如此嗎?

網絡上非常流行一種說法,“如果你覺得社會不好,那就自己好好學習,努力工作,改變社會”。

這樣說沒錯,也就是東方哲學中所謂的“入世”,通過自己的努力,去改變周圍的環境,人們的看法。曆史上那些改變社會製度、改變人們看法的偉人,都是這麽做的。從黑人解放運動,到女權運動,我們的社會準則、規則一直在改變。就像現在,不會有人說“女子無才便是德”,也不會有人覺得女人不能上桌。在歐美國家,每年都有LGBT(同性戀、雙性戀、跨性別者)的運動,倡導平等的權利。

正是入世的這些人,不斷改變著社會。

作為社會人,我們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覺,但真的如此嗎?

彩虹旗

入世並不是簡單的事情。就像我們常說,無奸不商、無奸不政,改變社會,需要一定的手段,而這些手段,並不全是道德的、善良的,必然會有另一些人被犧牲。在西方哲學中,這種價值觀叫做“馬基雅維利主義”,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。

那麽問題來了,有些人,並不想這樣,或者作為普通人,並沒有改變社會的能力,還能怎樣?

你也可以跳出社會的桎梏,在內心深處采取退讓的心態,或者說:出世。

作為社會人,我們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覺,但真的如此嗎?

超然的態度是抵抗社會控製的辦法,這樣的處事態度至遲始於老子,西方哲學中的“斯多葛派”(Stoics)把它發展成為一種從社會中抽離的學說。他們退出社會舞台,隱居到自己的思想和藝術領域裏,進入自我的境界,仿佛為自己構建一個精神城堡。

作為社會人,我們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覺,但真的如此嗎?

雖然百分之百的出世很難做到,你可能還是需要工作賺錢賺生活費,但你至少可以采取更加超然的心態,可以不在乎群體中的閑話,謹慎辨別出社會強加給人們的假話,在自己的城堡裏,做千差萬別的事情。

那麽讀到這裏的你,是選擇在社會入世還是出世呢?



更多關於"作為社會人,我們經常覺得我們必須做些什麽,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?"信息,請多多關注哦!

本文信息參考自:中國人事考試網

二維碼
意見反饋